Sine

兼爱 互攻
正派宝宝今天更新了么( ̄^ ̄)ゞ
反派宝宝今天复活了么(=゚ω゚)ノ
本宝宝今天好好睡觉了么ˊ_>ˋ
不睡觉又在刷楼诚么(≧∇≦)

答观众老爷问之北平无战事

啊我的小方。。。既然看到分析小方的就要伸出爪爪摸摸我的正派宝宝了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再用带小刺的舌头舔舔,随便选个楼诚/诚楼/方孟韦的文撒点土嘛好不好~~蹭蹭正派宝宝~~猫猫眼~~

楼总别开枪是我:

枪枪今天加班了么?没有!

半个月了……第一次没有加班的枪枪喜极而泣!

观众老爷们,少女想死你们了~

再次感谢大家对一个方吹的体谅和宽容,我们方吹有力量~

依然是坚持以吹方为核心,饱含偏见、个人理解、主观、不要脸的爽评,时隔这么久给你们10秒翻页的时间:


之前有盆友说:

不理解why方爹给小方选了条这样的仕途,明明应该是出国读书(按明家养兰草的模式)才更理想啊。

对此,少女是这样认为的。

记得最早在 @穷蝉  老师的戎策树书评论里,就跟几位老师探讨过这个问题。百科里写小方23岁,却已经是北平警察局副局长兼北平警备总司令部侦缉处副处长。大闹五人小组时候背过履历,是三青团出身后来去了中央党部,跟方爹的对话又说他曾在中统呆过(小说里说他是党政军警阅历于一身)……初中毕业之后小方真是干了不少事儿啊!之前说过小方命运中不幸的缘由有一部分就是在这个体制内直升的困境中。作为一个哈佛毕业学经济出身的老海归,方爹俩儿子一个在外面跟美国大兵开随时都能掉下来的飞机,一个被捆在最乌七八糟的军政圈子里动弹不得,简直是油猫病!

这就又要说回北平整个故事的基调上了。就如同少女之前说的,这是一个压抑而沉郁的故事,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牛逼,但是每个人其实都充满了无力和无奈。

自主选择与自由说起来简单,但在这时代的悲歌之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方爹真的不想让小方读高中念大学出国留学么?我觉得不是的。在他心里,逃离这个岌岌可危的主义争斗,远离战争平安的生活一定是他心里最希望的。就像他靠在椅子上的时候对小方说的: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你和你大哥去美国,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带你妈和你妹妹一起去美国。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方爹内心真正的想法,但是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反而要摔了杯子强迫小方去三青团呢?

起因可能是因为当初方爹选择了为了转移孔宋家族财产而导致大小方失去了母亲和妹妹。因此,大方怒而离家,跑去开飞机;而只有小方留在他身边。这个时候老方怎么办?老蒋怎么办?

经济学的专业大家,北平分行的行长,手里握着最核心的美元外汇和金条储备,知道这个战火纷飞的国家最核心的经济机密,甚至可以随时与顾大使、美国人直接对话。

这种人,不用能行么?不防能行么?

结果老方这个人,钱他不缺;老婆,死了;大儿子在最关键的物资运输线上是王牌飞行员,分分钟就可以把飞机开到解放区去,吓人;还剩下谁?

所以,说是怀柔也好,说是质子也罢,小方肯定是跑不掉了。

曾柯达在五人小组上质问小方,说他是靠关系背景坐上这个职位的,小方也没有否认。小方说自己哭了一夜还是去了三青团,为什么?十几岁已经是大孩子了,我估计他有一百多种逃出方家放飞自我的法子,但是他最后还是服从了父亲的安排。聪明如他,大概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道。

所以我一直觉得,刘老师并不是想写某一个人,而是这个时代的故事。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每一个个体生命的挣扎求存都是艰难而疼痛的,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

心疼小方,作为一个爹毕业于哈佛,家里有钱有势的小少爷,却连钢琴都不会弹……想想连二胡都会拉的诚哥哥(喂!


既然说到了方爹,顺便就谈一谈方家吧。

之前写到方爹不给小方去留学大家都觉得方爹还挺渣的,看到小妈为方爹流产大家都认定了方爹真是渣的……恩,其实我也觉得他挺渣的,但还是要帮他说两句好话。

记得评论有妹子写:KMT负责让国不像国,CCP负责让家不像家。

其实我觉得这话有些道理,但也不全对。因为在少女看来,这个故事并不是对于两种主义谁对谁错的判定和纠结。(其实这剧挺有意思的,嘴里叨念着三民主义的人挺多,但真信的倒好像没有一个)在方家里,虽然小妈说“谁都不会骗谁”,但实际上是大家都在互相骗……感觉这部戏才应该叫伪装者(x 大人们从来不曾开诚布公的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小孩子也习惯了这种看似自由开放实则充满距离和忽视的相处模式。倪大红老师演得太好了,所以姑爹变成了一个很可怕的角色。因为对于少女而言,我始终认为家庭应该是战士歇息的地方,是放下戒备坦然安眠的场所。而姑爹的行为则告诉我们,家庭是可以牺牲的,任何人或者事物都是可以为了最终的胜利和理想的实现而让步的。当然,我并不否认这种思想的崇高性,因为在牺牲他人的同时姑爹也是在自我牺牲。除了姑爹外,方毛,孝玉,梁教授……大家都在默默的算计着家人,衡量着情意的价值,以这样的代价来追求心中的主义,到底是值不值得?每个人心里大概都有不同的答案吧。


还有一些疑问是关于木兰的。

说实话,少女看了好多讨论,总觉得在这故事里有3个人被误解的挺严重的,方毛,木兰,孝玉。

木兰是个熊孩子,但也是个好孩子。既然姑爹选择了舍弃一切的追求心中的主义和组织的胜利,那么就只能承担自己如此选择之下的结果——与女儿渐行渐远。

我其实挺喜欢木兰的,不过其中有多少是看她被黑得太惨心疼出来的也不好说。

木兰是被娇惯着养大的,这个容易看出。小方管她但也一直纵容着她,姑爹根本不管她,大概也存着对她失去母亲的一丝愧疚,而方爹则更是全力宠她,记得他还在床头跟木兰说“我们爷女俩是最贴心的”,说实话小方都没得过这么轻言细语的口气。我倒觉得方爹对木兰是因为早年丧女的移情作用,连后来姑爹管教木兰方爹一个外人还要去插手训姑爹一顿。

这样其实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木兰的性格是这样的。但除此之外,她也不过是一个天真而冲动的普通女孩子罢了。木兰和小方一样,并没有什么政治觉悟和政治信仰,只是单纯的对着一种崭新的世界流露出惊叹与赞美的小孩,我觉得她可能都不理解自己所推崇的主义究竟意味着什么,因为这是她从未了解和涉足的阶层所面临的困苦,她和小方一样都只是怀着本能的善良浅薄的触及与关怀了一下罢了。

进步青年,很多都是这样的。所以很容易被煽动,很容易被利用,很容易被牺牲。

然而,所有的革命志士,所有的先驱先烈们在最开始的时候,可能都是进步青年吧。他们有什么过错了?觉得不公就要呐喊,受到压迫就要反抗,学到新的知识,看到理想的曙光就要欢呼雀跃,就要奋力追求。这样简单直接的表达方式,什么时候变成了需要指责的行径了呢?冷静理智的规划和谋断固然重要,但我觉得这种率直而纯净的热血也需要珍惜。

其实我一直在想,木兰和孝玉、梁教授搅在一起做进步青年,去游行去一线战斗,究竟是她自己的选择?还是因为闺蜜是孝玉被潜移默化的影响?又或者是梁教授别有用心的引诱呢?毕竟,木兰这个身份实在太方便,虽然棘手但也特别有用。

也许木兰拒绝小方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会死,她在心里渴望着激烈的情感,是爱情或者不是,是为理想而战为理想而牺牲又或者不是……家庭教育的和父亲角色的缺失使木兰没有机会去了解和真正触及这乱世之中的黑暗面。

所以她最终还是死了。

她生前是颗棋子,死后还是棋子,谁都无能为力,身份、性命看起来都很重要,但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这么说起来木兰也不会弹钢琴……连风琴和钢琴的区别都不知道,还不如孝玉。哎,方家啊……)


基本上评论里说的好像都说到了,接下来抓紧最后的时间来吹一吹我们小方。

我们小方特比美,而且特别善良,又乖又聪明,还能打!

嗯……其实偶尔我刷到的小方文,总觉得大家把他写得太软了些。最早跟灯灯老师在评论里唠嗑的时候我说,如果诚哥哥是君子兰的话,那小方就是翠竹。

是那种一夜雷雨之后突然拔高了半米的新竹,还挂着盈盈的露水却已经翠生生的展露着他的挺和韧。我始终觉得小方对外还是挺硬气的,对待上级不惧不畏,对待下级居然还挺能摆官威(还骂人!)可能来源于他的军警职业生活,加上毕竟是身家显赫的小少爷,而且看起来在工作上其实挺不苟言笑的,对比可以看徐铁英装出来的和气和单局长没什么底气的形象。只有对着熟人才放下架子,撒娇示弱也好,对父亲的顺从敬畏也好,其实都是有特殊对象的。再加上早年丧母,小小年纪又经历了战乱,必然早慧。又在三青团混着,大概什么都见识过了(想想其中多少委屈艰难,也没处去说,他大概也不会去求情或者诉苦,心疼我小方QnQ)。因而少女一直觉得小方是没有主义信仰的,KMT他看透了,CCP他虽说没接触,但既然已经彻底对KMT死心,也可能觉得所有的主义大概都类似没有个长性。在我看来,小方只是个耽于情绪的孩子,他为国操心是因为心中一分的大爱,为学生操心是因为善良的本性,为家人操心是因为亲情羁绊最深无法割舍,说到底都是小情私心,从未与他哥一样上升到民族家国的情怀上去。小方的思维特别简单通透,他倒真不是看不懂或者看不破,只是信仰与主义于他而言皆是负累是敌人是凶手,所以我觉得小方是不可能被策反的,这也是为了什么在最后方爹会特别担心小方的原因(终于,终于担心了一回啊)。因为他的履历太简单直接了,即便方爹已被策反,小方也不可能被接受的。还好最后小方去了HK,虽然有些事儿家里人依然不开口,但小方大概也能猜透,只是看破不说破,怀着被关爱与爱家人的心,希望终有团圆的一日吧。


啊……这篇写的真随性啊……感觉各种飘忽不定。刚刚随手吃了一个口罩老师的点心,明明是个球型居然是老式月饼口味?!感觉很奇妙啊哈哈哈~也挺适合写北平的时候吃的,特别老味道的(噎得我赶紧喝了半瓶爱夸!


北平系列应该就到这里啦~观众老爷们再见啦~

下一步枪枪想写写然然哥哥,毕竟都嫁了这么久了还不夸他一下我然然哥哥要生气啦~\(≧▽≦)/~

算是个预告?也断个后路……

当然,如果最后也没有写然然哥哥……那一定是因为嗲嗲开始播了!


最后,你们有没有发现少女偷偷打的广告呀~

爱灯灯老师~比心!←这句不算

评论

热度(360)